福彩快三口诀表

创客猫 · 2019-01-28 16:38

如果你还没有创业,你对创业这件事情要非常慎重,因为粮草要硬,创业在盈利之前每天都在消耗。如果你已经在创业中,最大的忠告就是,活着。

创客猫注:本文来源于“2019中国天使创投潮白论坛”上,乐搏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浙商创投管理合伙人刘冬秋、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洪泰智造工研院执行院长陈学义围绕过去一年的投资经验以及2019年的投资布局展开的圆桌对话,春光里产业资本集团创始人、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担任对话主持人。

1547286805781118.jpg

杨守彬:首先谈一谈2018年你以投资人的身份,这一年当中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事情?第二点,谈一谈过去这一年最闹心,最糟糕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杨宁谈入局区块链后的感悟

杨宁:我觉得2018年我相信绝大部分投资人都是不开心的,我是其中一员。

所有的资产类别都下跌得非常猛,不管早期、中期、晚期都比较惨。我没听说2018年谁赚了钱,我相信大家资产都缩水了。

开心的方面,我觉得我收获非常多,我自己提高了。当人面临挫折和打击的时候,这正是你有所提高的非常好机会,这是我最大的收获。

杨守彬:2018年经历非常多的逆境。

杨宁:我觉得我还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打击。从年初的时候,我记得上一次中国青年天使会在谈区块链和如何改变整个商业世界、改变商业规则的时候,我是非常乐观、积极做这个事情。

在这个过程当中,2018年我发现这个行业有非常大的问题,我觉得它最大的问题是,因为它离钱太近了,由于它有这个暴富的可能性,导致很多牛鬼蛇神都进入这个行业。行业中不靠谱的占多数就导致做砸了,这个严重到很多人做伤了,包括我自己。

所以我觉得,我不相信人一生当中都会一帆风顺,受一点挫折和打击只能使我变得更加坚强。有一句话,“只要杀不死你的,将会使你变得更加强大”。

杨守彬:去年在这个酒店,杨宁会长拉着我,我们要先进区块链,大概跟我聊了一个多小时。一年过去了,你真正的反思和经历是什么?

杨宁:人为什么会犯这种错误,就是太渴望成功。有些老头、老太太或者很多的市民为什么会被骗?因为他太想赚钱了。

杨守彬:不想去骗别人的,永远不会被骗。    

杨宁:因为你太渴望什么,别人抓住你这个点你就会被骗。我做区块链,不是为了赚什么钱。

杨守彬:就想搞革命。

杨宁:我就想做伟大的事情,我觉得区块链全新的思想、哲学、构架,能够彻底改变行业,改变很多年的商业规则和商业逻辑,我觉得这个颠覆性非常大。这么大的颠覆性有可能是非常伟大的机会。

因为我太渴望成功,这也是我的可乘之机。后来我发现,当你被成功冲昏头脑之后,你的思想或者思路就开始变得模糊,甚至进入自我肯定的一个过程。

我觉得当你脑子不清楚的时候,自我肯定很多时候就会出现坏事,因为你的判断就已经失准了。当你有了清晰的头脑,当你站在一个外界来看内部的时候,可以把自己抽身出来,再去反思自己,我觉得就能够找出很多思维的问题,而不至于越陷越深或者越做越错。

吴世春.jpg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

2018年的开心事和不开心事

吴世春:2018年,开心的事,我们把2014年募集的基金本金还给了LP了,2015年募集的第二轮基金也还了LP。这种宏观环境你很难改变,不能因为周期性的变化,你就被外界环境影响,要遵从自己的内心,找一些容易满足的事情就开心。

不开始的是身边有一些朋友,今年受到很多影响,包括上市公司的,一年时间就把自己的努力毁掉了,挺难过的。2018年是财富大毁灭的一年。

黄明明:我们最开心的是天使轮投资小牛到上市,它对我有点意义非凡。当时面临巨大的挑战,所有都不被看好,但是这个团队用一款超级牛逼的产品不光征服中国用户,又征服全球的用户。

我们发现凡是那些能够走到最后,而且克服艰难险阻的创业团队都是自己没有放弃。

这个团队第一产品真的做得好,第二心气还在,最后我们没有想到这么快获得这么大的成功,这对我们做早期投资是最大的回报。

不开心的事是去年大的环境,我们不要受环境的影响,要做好自己的事情。确实整个中国的营商环境,在去年或者最近几年变得有点艰辛,包括我们被投公司里面,我们也碰到几个,本身非常清白的创始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人就进去了。

我现在最怕创始团队失联了,所有人不知道什么事情。当然最后我们还是一句话,正义不会迟到,早晚会来。

包括我们最近看到政策层面也在讲,保护民营企业家。我们希望中国营商环境变得更加法制化,更加向民营企业倾斜,这是最大的心愿。

陈学义:最开心的事是大概三年前讨论时说,说未来不确定性太大,最后我们讨论结果是不确定性太大的事,抓人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16年做了大数据学院,这个大数据学院到今年非常好了,这是开心。8月份我不做院长,是做理事长,现在到洪泰打造工研院,虽然有很好的基础,但也是个创业者,这一点非常开心,因为洪泰的氛围非常好,这是我讲的开心的。

刘冬秋:先说点开心的事。一个是我投了7年的QQ音乐赶上去年年底那一拨终于上市了。另外,我们去年10月份完成了一个255亿人民币基金的募集,而且是全额到账的基金,这个基金在未来几年有了充足的子弹可以跟大家合作。

不开心的事,跟大家差不多,我们重仓投的项目遇到各种挑战。简单讲,我去年是过去十年里面失眠最多的一年,从来没有这么多的项目,让你白天黑夜你得操心,这是非常大的挑战。

杨宁.jpg

乐搏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宁

看未来能做什么事,要从消费者角度出发

杨守彬:从去年开始整个创投圈或者互联网圈有几个观点开始出来,现在从创投到产投,很多前沿互联网公司提出要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ToC到ToB,说未来是ToB领域。

2018年是转折点或者新时代的开启,各位怎么看?在产业布局上,各位投资人有什么思考或者什么布局,2018年你们有过相应的调整吗?

杨宁:首先一点,中国现在很大的问题是需求方的问题,供给侧做得太多了。大家谈到供给侧改革,不管ToB还是ToC也好,要刺激需求,否则一切都白做。

很多时候我们在看未来能够做什么事情,还是要从用户的消费者角度去出发,也就是说我们要做他们想要的东西,或者他们不知道想要的东西,我们告诉他们这是你想要的东西。这样的话你带动这个需求,我们所做的这些投资才会有生命力。

国家大的经济形势我们无法改变,我们只能在我们各行各业里,让其他用户需要我们的东西,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希望。这样对国家经济也会做出我们的贡献。

所以我觉得,谈产业投资,ToB、ToC都特别虚,还是要从真正的需求出发。

投资方向不是规划出来,而是跟着优秀创业者走

吴世春:我觉得创业者会比投资人更懂得现在什么样的方向更有前途。

我接下来去投什么方向,我觉得不是规划出来的。如果一批最聪明、最优秀的创业者,他们接下来方向是在智能制造,在大数据,在人工智能上面,你只要根据他们的领域走就好了,不一定自己要去做很多的规划、设计和预测。

所以我们基本上从来不去做规划,只要听到创业者他们会往哪儿走,跟着走就好了。

黄明明:没有这样经验的人怎么办?也是碰到什么样就投吗?

吴世春:你得有智囊团,在新的领域里你得找到懂这个领域的人做智囊团。不能说我碰到一个领域,很容易三言两语就把你忽悠掉。

每个领域,我们都找到在这个领域第一线做得最好的人。基本上他的认知代表这个行业第一线的认知,他对你的投资参考起到非常好的作用。你自己摸索半天,不如他一句话。他是不是行业里边头部的创业者,可能对你最终的决定会起到很大的帮助、决策、判断。

黄明明.jpg

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

产业+科技赋能是中国创业投资的大趋势

黄明明:我们确实四年前开始做产业类的投资,我们几年前做了几个判断。第一个大判断,2014年人口红利正在消失。

如果回过头来看过去几年,人口数据顶点是在2012年,以后消费者群体不断往下走。我们回头看这是所有消费者的问题,这是会长期影响未来五到十年的经济,短期内不太有可能被各种政策刺激改变的。

第二个,互联网流量红利在2012年、2013年也已经开始消退。以技术驱动、提升各个行业产业效率,是未来十年、二十年各行各业大的主题。为什么今年大家都讲产业投资?因为技术投资很难有好果子吃。

杨守彬:必须有场景和行业应用。

黄明明:必须得跟产品有深度结合,你必须要求自己在每个行业里有自己的咨询师、专家,他作为根据地。我们会要求我们的投资团队把整个智能电动车产业链、产业地图画出来,从上游电池到自动驾驶到下游零部件全部画出来,在这里找初创公司的机会。

所以我觉得未来五到十年产业+科技赋能一定是中国的创投和创业的大的趋势,而且这一拨可能是中国真正能不能升级起来,能不能面临今天全球挑战的核心原因。

今后五到十年,凡是现在产业效率低下的,都是我们重仓的,比如物流、出行、医疗,背后技术可能是AI、大数据、工业机器人、传感器。但是产业上面,我们找巨大的产业,同时现在效率极其低下的,我觉得都是未来大的投资前景。

刘冬秋.jpg

浙商创投管理合伙人刘冬秋

时间窗口很关键

刘冬秋:这个时间点,你怎么投都比2005年之前成功概率高,不见得都成功,但是概率肯定要高。我们每个投资人自己的定位和风格也有关系,成长期、后期是不同的逻辑和方法。最终来讲,时间窗口非常关键。

说到所谓产业投资,人民币都是投产业,互联网投资,国内本土这拨人民币基金参与很少,就是传统的投法。这个里面有没有机会?过去十几年人民币基金都这么投出来的,我们有很多行业标杆投得也非常成功,虽然没有那么大明星效应的项目,但是大部分还是不错的。

回到产业投资,只是一个期望的问题,这个行业发展没有那么快,可能需要更长时间,需要另一组企业家风格,才有可能成功更大一些,这方面我们也在准备。

2019年不是摸索的年份 

杨守彬:2019年你认为创业环境会是怎样的,有什么建议可以给创始人?

杨宁:如果光谈2019年这将会非常艰苦,我相信大家都意识到了。我觉得作为创业者来说:

第一点,如果你还没有创业,你对创业这件事情要非常慎重,因为粮草要硬,创业在盈利之前每天都在消耗。你如果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创业都OK,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你如果没有想明白就想去创业,最好不做,2019年不是摸索的年份

如果你已经在创业中,我给你最大的忠告就是,活着。第一要干的事情,就是降低你的烧钱速度,怎么下降?就省钱,咋省钱?各种省钱,办公室、员工的工资,是不是把工资变成绩效?还有是不是你的人太多,是不是要裁员。

首先你要下一个指标,再画指标,到处去想办法做赚钱的事。节流是一方面,开源是另外一回事儿。原来不屑做的事,现在要做,比如接点外包项目。

另外,积极去找仍然在投资的机构。虽然他可能开出很多苛刻条件,不管多苛刻还是接受,现在不是你去跟人死撑着谈条件的时候。

现在都啥时候了,人家愿意投你已经特看得起你了,你应该有非常感激的心。如果有人愿意砸给你,赶紧接,不管什么条件,这真的是一个特殊时期,是一个紧急状态。所以我觉得每个创业者都必须把这个当作生死攸关的一年。

陈学义.jpg

洪泰智造工研院执行院长陈学义

心态上要乐观 工业服务业处于好的投资节点

吴世春:2017年对2018年预测相对比较乐观,我们可以看到,2018年到处都是黑天鹅,但是恰恰在很悲观的时候,没有必要这么悲观。没有一次箫条是靠预测出来的,大家都说明年是箫条,也许反转很快就会来。

我想在座所有来到会场的人都在渴望一场大的成功,当你做好准备,你要迎接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成功,以至于未来十年,首先心理上、你的能力上都要做好准备,悲观肯定不是准备的条件。我们有一句话叫做“悲观者永远失败,乐观者收获成功”。在财务上面需要更加谨慎,这是正确的,但是心态上要更加积极、乐观一点。

陈学义:乐观是应该的。2019年对于投资人,对于基金来说,如果你真的能转过来一些东西可能是最好的时候。

比如我做工业遇到一大批新创公司,都是30多岁,40多岁,没有20多岁创业的,都是在美国、日本、德国、荷兰等制造强国公司工作十几年,他们说早就看到了工业应该怎么走,早就看到了工业智能化,怎么发展,所以他们都现在开始创业。

而我们国内这些整机厂,大的龙头企业去年以前,他们对智能化不以为然,但是今年有很多企业实实在在开始做了,因为他遇到了难处。这一批人往往一年下来,就能养住团队。

如果我们2018年转向这一批人,不是放在互联网模式创新的创业者,而是放在这一批创业者,我觉得2019年是投资机会又多,风险又小,不需要花很多钱,将来就能成事的一年。

我们国家,首先工业服务业要上来,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数字化支撑的转型发展。我觉得2019年从这个维度来看是一个投资好的时候,是一个创业的好时候。

不管什么环境,自身做强就能迎来好收获

黄明明:如果你认为2018年是寒冬,那你没见过真正的寒冬,2019年、2020年可能会更惨。包括在投资圈经常看见,倒霉的2018年终于过去了,我说如果你觉得以日历年作为划分倒霉过去了,2019年突然就好转了,我说那你可能死得很惨。

另外一方面我跟创业者说,不管任何环境下,只要我们自身强,本事强,把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把自己的产品做好,用户需求摸清楚,产品、渠道做扎实,别被用户忽悠,自然而然能挺过去,而且能迎来比较好的收获。

所谓的资本寒冬,分开来讲,人民币市场确实资金有些匮乏。我觉得资本寒冬在中国永远是伪命题,关键你自己做好事。90%人抱怨这个市场的问题,实际上90%的问题是你自己的问题,你自己事做好,自然能挺过去,自然能迎来比较好的收成。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