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娱乐

创客猫 沁阳 · 2019-01-24 15:26

如果钱的循环没法流起来,那对之后再去募资来说势必是有挑战的。

创客猫注:本文节选自“融资中国2019(第八届)资本年会”上,募资方法论专场《募资难问题,是考验还是新机会》的圆桌对话。对话嘉宾:富坤创投管理合伙人彭程、青松资本董事长隋晓、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涂鸿川、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宗俊、宽带资本合伙人周耘;对话主持人:大唐元一董事总经理赵丹。

1.JPG

2018年的募资难问题除了强监管、去杠杆、资管新规等宏观原因外,还有一个很现实的原因,就是过去几年LP没挣到钱。所以,在募投管退四个环节中,募资难是一个表象的问题,如果投得好、管得好,后期退出也会顺利很多,这样钱的循环才可以流起来。而如果钱的循环没法流起来,那对之后再去募资来说势必是有挑战的。

以下为对话部分实录:

涂鸿川.JPG

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涂鸿川

人民币和美元基金主要的不同在于周期以及投资阶段

赵丹: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投资策略会不会有不同的打法。

涂鸿川:我们有人民币跟美元基金,唯一不同是人民币周期就8年左右,美元10+2更长一些。像我们资本我也只懂得TMT领域,让我看医疗,制造行业也不是我擅长的。从领域角度来看我们还是专注高科技TMT,这个也是因为团队的背景,像我的合伙人是百度和360出来的,相对来说我们还是一致的。

我们自己的项目来源,都是以往我们合作过的,尤其是在互联网高科技的朋友们。打个比方,像小黑鱼,小黑鱼是我们以前投的途牛网几乎整个团队出来成立的一个新公司,我们A轮进去;像360企业安全也是因为是联合创始人360出来。

我们更多是因为熟人,他们在行业也干过大事情,这个不管是人民币、美元,对我们来说项目来源是一样的。

最大的不同,人民币我们会投在AB轮,这是基金周期的关系;但美元我们就天使也投。包括像昨天过会的某个手机商的高管出来,我们之前跟他们合作过,知道他带团队做了产品,现在坦白来说人民币比较难投,因为他刚刚离职两周左右,但从美元周期来说我们等他十年也无所谓。唯一差距就是在这方面。

还有一点,有些领域像互联网安全领域,还有金融类这类坦白来说只能是人民币基金投资

彭程.JPG

富坤创投管理合伙人彭程

募资难的宏观因素:政策、经济环境

赵丹:去年一年我们的募资还算比较顺利,但是今天的主题还是募资难,请大家从各自的角度讲一下为什么会募资难?除了LP的原因以外,其他的角度去讲一下为什么募资难,募资难的对策是什么?

彭程:募资难第一点因为中国股市从2017、2018年这两年都处于下行阶段,我们基金LP结构里很多都是合作过的上市公司或者是投的企业上市又跟我们合作的,这样的上市公司主体大股东他们作为LP、出资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出资的力度都是比较受影响的。很多上市公司壳价值也在下跌,并且会有进一步下跌的趋势,从资本市场来说存在这么一个客观的情况。

另外一个强监管、去杠杆,去年资管新规的出台,使得之前非常大的资金来源--银行这一块资金出来比较难,多层嵌套不允许了,表外通道也比较严。这样资金总量缩小也会导致融资的时候会出现一些问题。

面对这样的情况,富坤深耕当地,对当地政府的需求特别是政府引导基金的需求是紧密跟踪,他有不同的条件,有财政会出到不同的口子去出资。另外一个经过长期的合作在当地形成比较好的口碑。

可能上市公司这一块会有一点问题,但高净值客户他的需求是一直存在的,我们只要控制好他们之间比例的需求,融资的时候相对来说没有遇到太大的困难。只是说现在LP不管是政府引导基金或者是投资人,他们在选择GP的时候,他们要求也变多了,经过时间的发展他们也是在不断的学习。

所以我们自身也要不断的学习、改进,满足LP的需求。

隋晓:说到募资难,大家从简单的供需理论就能分析出来。2016年从供用端的角度来看,股灾是把一大部分高净值个人给消灭掉了,把我们对大消费基础、中产阶级消灭了一大部分,这是一。

第二个,这一两年以来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也是非常痛苦的一年,上市公司本来是作为重要的出资方,LP基本上很多公司通过质押股份自身难保,这也是很大的主体。

所以这几年很重要LP的主体是政府引导基金甚至说是大的国有投资平台形成的母基金,这些是支撑自己这几年中国创投机构的发展,甚至是私募股权机构发展很重要的资金来源。这些资金来源虽然有区域、方向上的限制,但里面还有很多的机会,因为资金的来源是比较多的。

在需求端这几年的难点就在于在退出层面是比较难的,IPO的退出数量降低,并购也有个三年的限制,今年刚刚放开。我觉得过去募资难应该是从供需两端都是比较困难的,好在我们还有大唐元一讲的母基金,还有各个地方政府的引导基金支撑着我们私募基金行业的发展。

宗俊.JPG

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宗俊

募资难的微观因素:LP没挣到钱、GPLP没有效匹配

涂鸿川我个人认为募资难的问题是因为过去几年LP没挣到钱,这个是很现实、很简单的问题。不少基金LP在2010年开始、2012年不断的投入,而且LP出资是不断的往上涨。

赵丹:最近是要交答卷的时候。

涂鸿川:时间已经到了,大家回头看是在2010年的时候,从基金周期来看是六到八年,现在LP账面上的回报已经看了好多年,我现在手头上怎么没钱。

这么来说,LP不会把所有的钱都投在私募领域去了,有钱回来。国内LP历史比较短,就算在海外的LP,它是固定的,投在美国市场、中国市场是有固定的金额,有回报我再继续投。

我个人认为很多账面上是看得到回报,实际上是钱没了,这个是很现实的问题。

我们可以说这是宏观的问题,这是股市的问题,同时我们也得说一下,前面两三年的确钱太多,GP们处在泡沫阶段。今天我们发现一级市场跟二级市场的估值倒挂,去年IPO估值还比前一轮的一级市场的估值来得低。

作为基金管理人我们也有自己的责任,不管是回到早期、中期甚至是IPO最终的话,钱的循环一定要流起来,钱的循环不流起来,你再去募毫无疑问肯定是挑战作为基金管理人来看时间点很重要,就像开车一样,什么时候应该加速,什么时候应该减速。

2017年我们只投了一两个项目,我们真的很纠结。因为我们看到很多项目我们觉得估值太高,或者是觉得这个都没有机会做尽调,那个时候有机会下坑去已经很了不起了,哪有时间做尽调。在那种情形下我们自己非常纠结的。

但今天市场来看,尤其是去年下半年,整个市场回到理性,最大一部分是创业者回到理性。今天终于有创业者坐下来跟我们说我现在要募这么多钱花在哪儿,花了之后我的商业模式会到什么程度。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两年前我们看到有一些在共享领域是很好的生意,但问题就是说各家都拿到一大笔钱,每个人只要竞争对手不管是第一,第二都拿了不少的钱,大家靠砸钱互相来打,打完这场仗之后发现没有一个人剩。这就是在资本市场的泡沫,但这些钱都是真金白银。在去年我们投的也不多,今年发力的时候首先真的是创业者成熟多了,钱放进去你觉得他是在做创业,而不是做投资。

宗俊:我很同意涂总的观点,我再补充一点,这个有点像就业的市场,失业率是怎么来的,一方面钱是少的,另外一方面市场上没法充分有效的匹配。有那么多的高净值个人,有那么多各地的各级政府的引导基金,GP又是成千上万个,我相信每个LP认识的GP和每个GP认识的LP都是有限的,这个情况下没法造成充分的匹配。

不管是GP、LP,大家的专业化都在提升的过程中,但在这个过程中有可能两个本来可以匹配上的,看了之后发现大家讲的点不一样造成一部分的GP找不到合适的LP,所以募资难,同时也有一部分LP手上有钱但是他找不到合适的GP。随着像我们大唐越来越多专业化的母基金以及更多GP也是越来越专业化之后,相信会有更好的匹配。

周耘.JPG

宽带资本合伙人周耘

募资难时要更谨慎投资,跟国家产业发展方向结合

周耘我觉得整体2019年整个募资会难,而且整个资金市场LP的供应肯定会减少

在这种形势下其实GP无外乎两种,一个就是现在还有存续的管理基金,要更谨慎的投资,投到更好的项目,找到更合理的估值。现在我们要更理性,创业者也是能够坐在桌子对面能够认真来谈企业的发展和他们融资的目的,要把我们的项目投好。

另外一方面,因为我们GP肯定要长期的发展,募新的基金,募新的基金要把自己投资的策略,投资的理念阐述得更加明确

像宽带资本一方面要把投资策略说得更清楚,另外一方面要跟国家产业的发展方向要紧密的结合起来。大家都知道民营企业比较困难,但我们现在国家还是有比较充裕的资金,国有企业还有很强的实力,从这个角度我们更好找到我们细分的投资领域。

像我们这个机构会在5G领域结合我们自己在过去在电信的从业经验,找到5G更好细分的领域和非常有潜质的投资项目,这样才会让我们的募资变得合理和方便。

隋晓.JPG

青松资本董事长隋晓

未来的投资方向:医药健康、大消费、信息技术

赵丹:最后一个问题,跟大家分享一下在自己的领域认为未来比较好的投资机会是什么?第二,讲一下大的环境未来几年总体走势的研判。

隋晓:方向来讲我们理解像抗周期的行业,像大消费、医药健康可能是未来的投资方向

第二个因为科创板的推出,加大对信息技术或者是应用技术企业的关注,下一步我们也会加大对企业的投资。

涂鸿川:宏观经济我们不算专家,个人感觉起码今年也不会说突然间就变得非常好。现在很像2007年,甚至2008年的市场环境,2007年京东、58、奇虎360为了募到五千万元跑了满街都募不到。但是好的企业都是度过寒冬,磨练过出来的。这个时间的环境是特别好的,能够熬得了冬天,能够经历这个经验还是对后续的发展是非常好的

刚刚提到领域的角度来看,5G基于目前国际局势的影响,不管是在民间,包括政府方面对5G的商业化是在加速。可能大家觉得5G跟4G、3G没有什么大不了,事实上5G比起4G的速度增长是非常大的。我们别说一百倍,起码有个四十倍,三十倍的速度。

我们回头再看一下,大家记得在2G时候,摩托罗拉、诺基亚是手机巨头,但3G出来这些都被替代了。当5G出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苹果还会不会存在。在领域来看我们特别喜欢科技领域当技术迭代的时候,就是地壳式振动,把原来的老大都振下来,这是创业公司的机会。我对前景还是非常看好的。

宗俊我们还是专注于信息技术带来的改变,短期内会更倾向于实实在在改善企业的供应链、行业的链条或者是个人生活的企业,而不是非常大概念的东西。

我感觉市场冷和热很多时候是人的预期,最终是看市场有没有好的现象出现,从LP投资到GP投资,我们真正依赖的是好的企业家出现。随着这一波冬天好的企业真正出来,会对传导到整个链条上,大家对环境的信心更足一些。

周耘:在2019从投资角度来说会更认真仔细审慎来看待项目,我们同时也要积极看待项目。从经济来说它是有周期性的,不管是GP也好,LP也好,对经济周期有一个合理的判断,在经济寒冬的时候要抓住投资机会,不管是5G也好,物联网也好,互联网安全也好,还是在企业服务里都会认真仔细去看。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