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乐园2

创客猫 苹果 · 2019-01-22 15:03

在整个创投生态不断升级的过程中,VC的自我升级和成长,也是必不可少的。

创客猫注:本文节选自“融资中国2019(第八届)资本年会”上,VC专场《投资成长,创投升级的方式和方法》的圆桌对话。

厚德前海合伙人陈昱川:

“文娱行业2018年初还是有资本涌入,但到了年终的时候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不过我们也看到了好的投资趋势,第一个,中国自有的内容IP有更好的生产;第二个,产业更下沉更细分了。”

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梁隽樟:

“总结下来我们第一还是要找到大的机会把核心资源聚焦上面;第二个作为现在的VC还是要更多参与到价值创造这个过程去,不光简单发现价值。”

信中利资本集团高级合伙人刘朝晨:

“做VC第一要顺势而为,要有前瞻性判断,要有很强逆向思维的能力,带着逆向思维能力顺势而为;第二个很重要的能力是赋能,核心竞争力在于你对产业的深刻理解。”

同创伟业合伙人张文军:

“VC 1.0的打法是自下而上的投资,不太管宏观经济,也不太管行业的情况,碰到好的企业我就会投资;2.0是自上而下的投资,不去看是什么行业,首先从宏观来看未来的社会怎么演变,未来的社会是什么样的场景;3.0是实在找不到优秀的创业者,个别投资者亲自下场,或者推荐创业者。”

以下为对话部分实录:(经创客猫编辑)

陈玉川.png

厚德前海合伙人陈昱川

文娱产业的两个投资趋势

许萍(盘古资本创始合伙人、盘古创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我们做投资的是在不断地进化,在投资过程中布局的产业,每家公司自己的独立思考,有这么多的变化里你要一天变一个样子是很难的,我们投资的决策投下去的方向是怎么立足的?

陈昱川:我们主要扎根在文化产业,这个行业看了很长的时间。作为VC,变的层面是根据最新市场上的变化,我们每半年会重新定一个投资策略。投资机构还是要把握产业和经济前沿的东西。

第二,VC和行业里的高管来比,高管的优势就是在产业里做得比较深,但我们会看得比较广

我们国内国外都看,时间线也看得比较广,可能我们会分析30年代美国大萧条发生了什么,日本崛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九十年代台湾、韩国发生了什么。所以我们会看得比较广,我们会有一些行业的想法,然后和行业高管结合会有好的经济模式和投资机会,这是我们会把握的变的东西。

不变的东西,关键是对创始人的评估,对商业模式的评估,公司质量的评估。我们会把公司品质的评估提得越来越高,评估办法并没有什么变化。

许萍:去年文娱行业特别是电影行业也有很大的变化,成本降低、结构调整。最近出来的国产片不断引起很高的评价,票房也都很高,我感觉国产行业的娱乐好的标的越来越多了,是不是这样?

陈昱川:谈到文娱行业2018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2018年初还是有资本涌入,但到了年终的时候发生了很多的变化。

不过我们也看到了好的投资趋势,第一个,中国自有的内容IP有更好的生产,包括游戏、电影、音乐等等会有更多的出现。

第二个,产业更下沉更细分了,我们内部来看,大平台的战争基本上结束了,长视频、短视频、音乐、文学等,但还是有一些细分平台的机会还在涌现。

梁隽樟.JPG

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梁隽樟

VC要更多参与到价值创造的过程中去

梁隽樟:最近我们也在总结这些年的经验教训,总结下来我们第一还是要找到大的机会把核心资源聚焦上面

第二个作为现在的VC还是要更多参与到价值创造这个过程里面去,不光简单发现价值。

2016年我们做新的基金想过对于VC来说我们要看未来五到七年的机会,2016年给自己定位就是科技创新引领产业升级,大家谈的比较多的是2B的应用,当然也有2C的机会在里面。我们大的主题还是希望能看到背后是有一些科技的元素在里面。

定了这个主题之后,我们从产业链不同层面都做了一些研究、适当的布局。在相对底层偏传感器、数据化芯片上面我们会投一些激光雷达相关的芯片,这些在行业里面都是有比较明显的优势地位。

但是更多的投资还是放在应用层,针对一些大体量的领域做了布局,像自动驾驶我们投了跟整个产业链相关的,从汽车到自动驾驶系统执行,到激光雷达专门做单光子接收器的。包括零售跟AI和数据结合,我们也投了一些。

在大的领域里面我们陆陆续续做了一些布局,这是第一点。当你在这个领域里花的时间精力足够多,第一个很多项目会来找你。第二个行业里的人脉,包括这一波的科技创业,最早的时候还是技术领军人物出来创业的比较多,这个圈子我们也会花比较多的精力跟他们建立比较好的联系。

第二点,现在的VC除了专业化和差异化之外,更多的还是要参与到价值创造这个过程中。

像以前我们看到一个项目做判断投下去,等他自动上市了,这个时代没那么容易了。

我们围绕我们重点关注的方向,在很早期的时候甚至有些项目,包括创始人原来还在之前的机构里,可能我们跟他谈到底有什么新的机会,帮他组建团队,把他们孵化出来。在投后不管是招人,还是战略制定也花了大量的精力。

回头看,确实会比较辛苦,但从实际回报还是值得的,反过来这个对基金在品牌和创业者的口碑上还是有正向的反馈作用的。

刘朝晨.JPG

信中利资本集团高级合伙人刘朝晨

VC要带着逆向思维能力顺势而为,同时赋能

许萍:去年币圈、区块链,一个上,一个下,最近出现新的互联网叫做货币互联网,除了大家都熟知的领域以外,咱们信中利有没有很有意思的独立思考。

刘朝晨:货币互联网确实是比较新的词,我们在关注,但没有布局。谈到区块链的技术,底层技术,三四年前已经都在看了。

借刚才许总讲更大的议题,整个议题是VC的自我升级,有一点体会。

我们投的范围比较广,一个老牌机构,基金的支出比较多,团队相对比较综合,这里边我们需要有一个重要的平衡。这些年大家越来越专注,需要两个能力,一个是专注能力,一个是跨界能力

专注更体现在我们的2B行业,这些年你做的互联网2C那一波已经在过去十几年在各个阶段、各个领域产生很多的巨头。2B相对比较漫长,练功力。

跨界反过来又说互联网那一波本身2C之后,在更多的细分领域往往需要你把你的技术包括文娱的IP,不要局限在你自己的领域里,更多和你的衍生消费,和其他的不同场景进行新的延展。这个不是现在,如果推过去,真正前几年能带着这样的思维在产品线、业务线综合布局,即使遇到去年整个行业的动荡,他的抗打击能力也是比较好的,这是更加适用。

再回到另外一点,第一个做VC要顺势而为,要有前瞻性判断,要有很强逆向思维的能力,带着逆向思维能力顺势而为

这里面最重要的不光是躲坑,大家都希望能够躲坑,有判断能力,通过对人、商业模式节点,但往往有很多坑是躲不过的。为什么?

有些人做了很多年还是比较容易把握的。但我们在中国特定环境里面,受到全球的一些重大事件的波动,包括我们国家经常会有新的政策出台和调整,会直接和间接对我们投资行业本身以及我们投的很多行业产生一些你无法预测的突然性事件。

有可能造成坑,其实就需要一种过坑的能力。做VC,在前瞻性上我们回到对人和对团队的判断,需要更深刻的考察核心领头人和团队他在过往经历中,面对过人生和事业多少的波折和挑战,以及抗打击抗挑战的能力,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我们未来多年的投资过程中会有越来越多的行业,尤其是在2B型行业里它的周期更长,竞争性的东西也很残酷,很耗时间。

另外,我们本身做的也有成长性阶段,我们还持有一些产业性的平台。为什么这么做?

第二个很重要的能力,我们都讲赋能,那你赋能的点在什么地方。做VC投资或者去做一些少数股权投资的机构,虽然我们手里拿了一大堆的权利,我们认为这是对我们最终基本利益的最底线的防守,但它绝对不是你在进行主动性资源赋能过程中的核心竞争力

这个核心竞争力是你对产业的深刻理解,可能会出现尤其是经过去年很大趋势的转变,会让我们去思考,第一个有可能你会在单个项目里面看重的细分行业里阶段性不断增加你的投资比例和话语权,因为你不能够太多均衡分散你的时间,而且整个行业发展和资本助力的趋势就是越来越多的龙头会更多的有话语权,你必须往头部聚集。

第二个当你更多的加码和聚集你的人才、时间、所有资源时,也增加了你整个话语权和主动性参与管理,以及对行业产生一些问题时更加全面性的均衡和扭转甚至协调、止损的可执行性。

张文军.JPG

同创伟业合伙人张文军

VC投资的挑战越来越大,对技术的要求越来越高

张文军:关于VC的方法论,VC分成两类投资,一类是自上而下的,还有一类是自下而上的

自下而上的投资,不是太管宏观经济,也不太管行业的情况,碰到好的企业我就会投资。

比如特别牛的团队,公司的技术、服务、模式非常棒,估值合理我就投。这一类机构还是蛮多的,我们同创伟业早些年用这样的方式也投了非常多的企业。我相信今天在座的很多投资人也是用同样的方式在做投资,我可以理解为是VC 1.0的打法。

第二种投资自上而下的投资,不去看是什么行业,首先从宏观来看未来的社会怎么演变,未来的社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可能最早用这种方式投资的就是软银的孙正义,他当时在互联网还没开始的时候他已经看到未来的远景。然后从上往下梳理,在哪一个层次有可能出现最好的企业,我再找最好的创业者,这个时候是VC2.0打法。

我们做了一些研究,我们从工业文明最近这一两百年来看,凡是大的技术革命对于社会的影响至少要延续五十年,甚至一百年。比如说铁路、电力、汽车、计算机基本上都是这个规律的。互联网从九十年代初到现在20多年,VC的机会在哪?

其实VC的机会在每一个技术革命刚开始的时候前十年,最多前二十年有机会,后面就没有你的机会,完全就是工业资本家的事情,产业资本的事情。大家经常讲互联网上半场结束了,可能要开始下半场了,原因就是这样的。

我们仔细看看互联网的机会反而九十年代是最大的。2000年也有机会,如果没抓住,移动互联网起来对互联网是一个新的变革,可能又抓住了一波新的机会。现在再去做传统互联网的布局你会发现机会比较少了

对VC来讲,他要做的必须要去前瞻去看未来的哪些技术对整个社会发生巨大的影响。现在达成共识的是5G商用可能会有巨大的机会,因为5G正在铺设,未来大家上网的速度会成十倍以上增长,数据大量增加,这是一个机会。

第二个深度学习的突破,机器已经可以提供很多解决方案了。人工智能起来了,人工智能衍生了很多的机会,比如自动驾驶,自动驾驶显然是一个机器替代人做驾驶汽车的工作,它是全新的技术性突破。这里面机会也非常多。

我们面对未来一定要做这样的想象或者是探索,把我们主要的投资精力放在里面。如果实在找不到优秀的创业者,不排除个别投资者下场,撺局,现在也有这样的打法,可以理解为VC3.0打法。

总体来讲,VC的投资面临的挑战越来越大,而且对技术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好摘的果子都被摘走了,接下来大家对技术的要求专业度越来越提升。

前段时间我们投了自然语言处理的项目,他是海归博士,后来我们为了看他的毕业博士论文找了专家把他的毕业论文研究了一遍,最后发现是靠谱的才投的,否则你怎么知道看这个人不错,你怎么知道他技术上是可靠的。如果不可靠能不能找到技术可靠的人帮他,现在技术大拿身价越来越高,如果你的创业公司没有一个技术大拿给你做合伙人,你这个公司很难走的很远,所以我们现在认为VC投资的挑战越来越大。

(以上为创客猫现场报道,转载请注明来源)